热度书院 > 武侠小说 > 科学修仙 > 第六卷 四州大战 第8
    西南要塞虽然是一座城池的轮廓,但是内部的景象却和一般城池完全不同,最主要的特征就是,街道两旁,没有各式各样的商铺,没有贫富不均的宅院,也没有为生活奔波的普通凡人。

    进入要塞后,杜凡眼中的一切,全都和修真界的战争息息相关,一排排样式统一的建筑里,安置着来自不同势力的修真者,偶尔穿插几座高大厂房,许多炼器大师和炼器学徒在里面夜以继日的赶工,为前线的修真者炼制符箓、法具等作战所需,甚至时常还有法宝问世。

    另外,城中每一片区域,都有一座小型广场,广场地表,一个个光圈闪烁着五彩光芒,嗡鸣声中,不断有人影进进出出。

    那是传送法阵,但是不通往外界,只限于城内使用,因为西南要塞太大了,若是没有传送法阵代步,对于筑基强者来说,从一个地方抵达另一个地方,往往就要数月的路程。

    长袍老者、杜凡、百里仇三人,立刻走进了一座传送法阵,几经传送之后,出现在了一座巨大宫殿前,这是西南要塞最为核心的地方,其内之人,那都是中州各大势力的顶层人物。

    宫殿四周,虽有重兵把守,设立多重关卡,外加层层法阵覆盖,不过有身份尊高的长袍老者头前带路,杜凡和百=里仇进入宫殿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此时,宫殿之中约莫二三十人的样子,皆为元婴大能,这些人原本聚讼纷纭,颇为激烈的议论着什么,可是在长袍老者带人进来之后,均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

    宫殿中,一时之间鸦雀无声,众人神色各异。

    “李道友,这两位是?”一名黄衫老者开口,出言询问。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便是本宗杜长老,杜凡,同时也在七星商盟担任供奉一职,杜长老尚在炼气期之时,就深受萧副盟主赏识,并破格委以重任。

    大战爆发以前,诸位道友大多闭关修炼,深居简出,可能没有见过杜长老本人,但是他的名字,想必诸位都不陌生吧?”长袍老者笑着说道,为栖霞宗之外的人介绍。

    “阁下就是那个以金丹期修为,跨阶灭杀元婴期的杜凡,杜长老?”长袍老者话毕后,所有栖霞宗之外的元婴大能,全都面色变化,心中一跳,更有人豁然起身,惊呼出声。

    “传说与事实之间,往往存在很大的差距,虽然在下曾经的确灭杀过宛州秣陵宗的一位元婴大能,但是就那一战而言,运气真的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如果重来一次的话,在下或许就不会这么侥幸了。”杜凡冲那人拱了拱手,谦虚回应。

    “即便灭杀元婴期一事的真实情况和传送中有些出入,但是杜长老修行不到百年,就臻至眼下半步元婴的境界,这一点总不会有错吧?在樊某看来,杜长老天资之绝艳,当今天下无人可比,就算前推两千年都不行!”一名壮汉洪声开口。

    “这位道友谬赞了,此等评价在下担不起。”杜凡摆手,摇头说道。

    随后,又有人开口,主动和杜凡交谈。

    杜凡这里,不慌不忙,淡然回应,始终从容,也不曾称呼任何一人为前辈,可是这种平辈相交的态度,并没有引起在场元婴大能的反感和不适,相反,他们觉得这样很正常,理应如此。

    交谈过程中,杜凡得知了众人的一些信息,这些元婴大能果然个个身份惊人,都是宗门、世家老祖级人物,修为最低的也是元婴中期,甚至还有一人和栖霞老祖一样,同为元婴期大圆满。

    “老祖,在下此前一直在冀州闭关疗伤,延误作战十数年,心中有愧,希望老祖可以对我委以重任,让我戴罪立功。”与那些元婴大能简单聊过之后,杜凡当即冲端坐主位之上的栖霞老祖一抱拳,主动请缨。

    栖霞老祖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头戴竹冠,身穿素袍,体型中等偏瘦,面白如玉,相貌出众,书生气十足,如果行走于凡尘中,任谁也不会将他和一位通天彻地之人联系到一起的。

    栖霞老祖本名柳文生,修为高深莫测,名震九州大陆,若论排名,九州之中可进前五。

    “呵呵,这些年来杜长老虽然因故没有亲临战场,但是你的功劳可一点都不比战场厮杀的人少。

    十八年前,杜长老在完全没有准备以及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只身前往冀州,并在短时间内成功促成了冀州与地煞群岛间的和平条约,为中州抽离出了大批高阶修士,这对整个战局而言都是有着深远影响的,单单这一份功劳,就要胜过我方绝大多数修士了。”栖霞老祖缓缓开口,面带笑容说道。

    “不止,就在不久前,杜长老还粉碎了冰璃仙子的阴谋,为我西南要塞解除了一大祸患,否则后果难以想象。”这个时候,长袍老者接口说道,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

    “怎么回事,详细道来!”此言一出,所有人大惊,栖霞老祖更是面色一沉,双目一下子炽盛起来,爆发强光,隐约有闪电流转。

    “是这样的,我按照惯例出城巡查各处要地……”

    接下来,长袍老者徐徐开口,为在场之人描述冰璃仙子动用分魂神通暗袭传送秘地一事。

    “竟有此等事情?!冰璃仙子是如何绕到西南要塞大后方,继而准确寻到传送秘地的?我方之中,该不会有内鬼吧……”栖霞宗一名太上长老第一个开口,并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宫殿之中本就脸色难看的一干人,闻言后,面色又是一沉。

    “没有证据,莫要乱语!这件事情,稍后再议。”栖霞老祖严厉喝止,以防扰乱军心,引起己方动荡。

    “杜长老,这位道友是何人?”栖霞老祖避开冰璃仙子一事,指了指百里仇,转移话题问道。

    “我早年收的徒弟,名为百里仇,虽然他还没有正式加入栖霞宗,但是愿意以栖霞宗记名弟子的身份为本宗出力,为中州作战。”杜凡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