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黑皇帝 > 第674章 青楼二
    第五洛当年到黄楠郡跟李濡成兄弟几个一起踏春,勉强算是见过那可怜虫一面,都没有打过招呼,也不知道那家伙对自己还有没有记性。()

    于是第五洛笑道:“黄楠郡功曹王大人的公子,王云舒,跟我有些交情。”

    说出这个名字,不仅草稕眼神变幻,那个远不如小掌班深谙人情世故的清倌雪衣也有些忌惮畏惧。

    无他,这王大公子在黄楠郡委实是太过跋扈,可谓人人如雷贯耳。经略使的公子那山大王一走,王云舒就猴子称大王,那叫一个横行霸道,他爹作为一郡功曹,辅佐太守宋岩,主管选署功劳,也就掌握了官员升迁命脉,可谓手握生杀大权,而且王家自诩的“文武兼备”也确有几分实情。

    王功曹有一名年龄相差无几的义子,不知是王家打点到位运作得体,还是那人真在边境上走了运,回到黄楠郡就当上了掌兵四百的都尉,如此一来,一些个武馆林立的帮派大佬,见着了王大公子都得人前称兄道弟,人后摇尾乞怜,还有桃腮楼草稕之所以如此上心,主要是王公子是她们楼内的天字号大恩客,黄楠郡临街那座柴扉院,曾经惹恼过王公子,如果不是柴扉院跟经略使大人的一门亲戚又送女子又送银子,早就给王公子带人拆掉,那以后王公子就经常来桃腮楼豪掷金银。

    巧的是,王云舒今晚就在桃腮楼独占两位花魁,在同一层楼神仙快活,不过隔了有些距离,毕竟小掌班草稕交好的清倌雪衣,在桃腮楼地位不高,草稕也算难得存了一份善心,只将一些看得顺眼的客人领进这间屋子,就怕委屈了雪衣,这在不知情义二字为何物的青楼算是罕见的温情了,更多是那些不愿出局就被强行破苞的可怜雏妓,更多是那些满身淤青仍要强颜欢笑的女子。

    草稕对于雪衣之外的桃腮楼女子,也一样心狠手辣不输别人,不这样做,哪怕她是小掌班,也站不稳脚跟。

    草稕走出一步又退回,丢了个眼色给雪衣,那清倌儿开始抚琴,草稕这才微笑道:“巧了,王大公子就在一楼,莫不是他是在公子?”

    草稕心里已经将眼前公子哥当成了信口雌黄,只要他若说一句不是,随意找个借口,草稕也就不去刨根问底,大冬天的来桃腮楼寻欢愉,何必闹得下不了台阶。

    否则草稕起初都有寻个说法出门去请来王云舒来验证身份的促狭想法,不过如此一来,害人不利己,王云舒过来之后,将眼前公子一顿棒杀出楼,罪魁祸首的草稕也讨不到半点好处,何苦来哉。

    只见那公子走到窗口,斜倚着窗栏,出乎草稕和雪衣意料,嗓音暖洋洋说道:“正好,劳烦草稕姑娘去说一声,就说陵州州城有他旧友到了你们桃腮楼。”

    草稕笑眯眯问道:“公子,那我可真去了啊?”

    第五洛笑道:“不去是蟹。”

    草稕媚眼如丝,“亏得公子是读书人,还喜欢这等不雅姿势哩。”

    一直悄悄竖起耳朵的黑寡妇一开始只觉得莫名其妙,等回过味儿后,狠狠望向那家伙。

    遭受一场无妄之灾的第五洛干脆转头,望向那座依旧歌舞升平的柴扉院。

    草稕见他不似玩笑,迅速权衡利弊后,还是鼓起胆量出门去劳驾那位性格乖戾的王大公子。

    第五洛在安静等待那座柴扉院的动荡。

    因为他心中并不是十分笃定天界谍子可以大功告捷,然后轻轻松松的全身而退。

    韩商这个意外之喜,对当下赶赴黄楠郡展开围剿的游隼鹰士而言,却很有可能就是个需要很多条性命去填补的坏事。天界是天界,死士是死士,不一定时时事事挂钩。

    因为韩商的身份曝露并不在预料之中。

    有他这种重要人员参与,黄楠郡十有会有一两个实力卓绝的天空之城死士来坐镇。

    谍子之间不见太多硝烟的血腥战事,占据主动的那一方,赢就赢在可以有的放矢,一物降一物,算计越精准越好。假若你有三品武夫在场,那我就派遣二品小宗师来跟你过招,你有一名小宗师高手,那我就派遣两名小宗师,你有三位,那我就干脆不惜惊动一品金刚境来跟你玩。江湖难混,在于江湖那些越是顶尖的高手,不一定越逍遥,尤其是搀和到官沦为鹰犬狗腿的高手,越是不得不去爱惜羽毛,因为永远不知道下一次生死之战,敌人会不会是同一境界的死敌,甚至是高出一个境界的高手?这些个站在敌对阵营的高手,哪怕被誉为凤毛麟角的超然人物,可一旦被你遇上,一次就够了,几十年辛勤修习,几十年武道砥砺,任你生前叱咤江湖,一样是万事皆休的下场。当然,谍子交锋更多是一些类似王同雀和韩商的爬升,靠演技,靠应变,还需要靠运气。

    第五洛听着悠扬琴声,转头看着总算愿意走近自己的黑寡妇。

    她仰起头,轻声问道:“院子里那个任姐姐,喜欢你?”

    第五洛哑然失笑,柔声道:“她喜欢的是一个不当真败絮其中的下一位天界王,否则她从九岁起就给天界卖命,会觉得自己很不值。不过说实话,如果上次在神武城见过我后,发现是个猪头肥耳的丑八怪,那么今天在院子里重逢,肯定也不会跟我说出口她的那个愿望。”

    黑寡妇抬了抬下巴,眼神游移,“那你怎么不满足那位姐姐的愿望?不是举手之劳吗?”

    在来黄楠郡路上隔着一层薄薄绸缎,举手之劳了足足一炷香的第五洛满脸笑意。

    没得到答案,但比得到答案还要心情轻快一些的她,板着脸转过身,偷偷一笑。

    第五洛转头望向那座青楼,心中说道:死士连念想都没了,只会死得更快。

    他之所以没有参与其中,不光是他不愿太过插足谍子系统,更重要是他跟卿汉新太早出手,导致剿杀太过顺利,一些深藏泥塘底部的老王八,可能宁愿看着徒子徒孙相继赴死,也会憋在泥泞中,不愿冒冒失失上岸。

    很多原本可以简单处置的事情,往往因为他是第五洛,就会变得很复杂,不得不去步步为营。足足一炷香的第五洛满脸笑意。

    没得到答案,但比得到答案还要心情轻快一些的她,板着脸转过身,偷偷一笑。

    第五洛转头望向那座青楼,心中说道:死士连念想都没了,只会死得更快。

    他之所以没有参与其中,不光是他不愿太过插足谍子系统,更重要是他跟卿汉新太早出手,导致剿杀太过顺利,一些深藏泥塘底部的老王八,可能宁愿看着徒子徒孙相继赴死,也会憋在泥泞中,不愿冒冒失失上岸。

    很多原本可以简单处置的事情,往往因为他是第五洛,就会变得很复杂,不得不去步步为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