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家有采女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结束了,我的皇后
    从那天之后,幕采醒来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是却变得睡觉无规律。。 更新好快。

    可能正在和你说话说的好好地,转眼间她就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但是幸好,之后就会间隔一两个时辰,就会醒来。

    这样子还算是正常么?

    原佘担心幕采这样子的状况,想让幕采回到京都,可以让所有告老还乡的太医回来,甚至如果必要的话,可以带着幕采去找已经隐居山林的老祖宗。

    幕采却拦住原侑,“现在有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事情。”

    现在战事正起,自己怎么能够耽误了?

    看着幕采坚持,原侑才放弃,将所有的军务都转到了华凌山。

    当然是在一定的程度上造成了不变,不过对于原侑而言,华凌山风景很好,也有益于幕采养病,至于那点的不方便,完全可以忽略了,我还没有当暴君,你们就应该要偷笑了,否则我要是立马撂担子,带着妻儿随便找个地方隐居,你们才不方便吧!

    自从原侑来了之后,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简直是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看到了传说中的人物,天之骄子,连作为男人的自己,都无法不去嫉妒羡慕恨。

    可是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喝酒吃‘肉’讲荤笑话了啊!

    这样子禁‘欲’的日子,真的是糙汉子过的么!

    余鸣笑看着七七在旁边准备晚饭,一边听着李良这个糙汉子在一边抱怨着,心里却是极为不屑。还不是因为你没有像我这样老婆在怀?

    “真的,这真的是男人过的日子么!没有大口喝酒。没有大口吃‘肉’,天啦。这日子过的真是生不如死啊!”

    余鸣一个大白眼,“那你就去死一死啊,没人拦着你,再说了,难得圣下不追究幕采在你这儿发生的一切的事情,你倒是给自己自找罪受,你就是个贱骨头,过不了太安逸的日子!”

    幕,幕采?

    李良一脸斯巴达。不是幕炫小兄弟么,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么娘气的名字啊,不过,这个娘气的名字更加适合她娘气的长相啊简直是!

    “他还改了名字?天啦,我又不会去计较他一个男人有着姑娘家的名字,这完全是欺骗我感情。就算有一个男妃子我也是认了。”

    男妃子?

    余鸣不经怀疑,李良这个脑补的脑‘洞’是有多大啊!

    “咳咳,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都在想着什么啊!”

    “那你告诉我事实是什么啊!‘

    “行啊。”

    李良歪着头。想了半天道,“他和皇上,是那种关系,咳咳。”

    “是夫妻关系。”

    夫。夫妻?

    李良简直是瞎了,她们都是这样子称呼的?一个大男人竟然愿意屈当姑娘的角‘色’,不过。让皇上当那个被压的几乎不可能吧!

    不是什么夫夫关系么!

    余鸣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了,但是。还是继续吧,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继续继续,这些等会再说。”

    “咳咳,好好好,”李良抹了一脸的血,继续道,“他们,咳咳,感情很好。”

    余鸣斜看了他一眼,这个是个瞎子都看的出来吧,否则你以为皇上会是那种为了‘女’人会撂担子直接跑过来的人嘛,那你也太小看她的‘ca’守了。

    “的确,关系很好。”

    七七无奈的摇了摇头,很想开口,你们确定要在这个遍地都是‘鸡’‘毛’的地方聊天么,唔,也许是比较有情趣?

    “幕炫,咳咳,就是你说的那个幕采,会来这儿肯定不是因为我点兵点将点到她的吧。”

    余鸣赏了一个你很识趣的眼神,“的确。”

    你以为你随意的那么一点,就能够点到皇后呢,你真是太天真的了,难怪还在这个穷乡僻壤当你这个光头司令。

    “他们这件事情,皇后肯定是知道吧,哎,现在想起来,前一阵子那么惊天动地的大礼,结果皇上却是喜欢男人,哎,可怜了那个神‘女’皇后了。”

    说完,‘摸’了‘摸’下巴,有些的看着余鸣,“嘿,你说,幕采这么一个小身板,摇屁股没有屁股,要‘胸’没有‘胸’的,你说皇上是怎么想的啊?”

    要‘胸’没有‘胸’

    余鸣看着站在李良身后有一会儿的幕采,还有她身后那个只爱男风不爱神‘女’皇后的圣上,心里只有这么一句话,李良,你多保重。

    “再说了,不管幕炫这个小子怎么娘气,但是终究还是男的呀,咱们北潇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总不能让别人继承吧,哎哎。”

    你这是光明正大嫌弃幕采不能生孩子嘛!

    你可知道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

    原侑似笑非笑的看看幕采,看来我得多多努力,否则咱们就没有继承人可以继承国家了。

    幕采用手肘顶了下原侑,颇为好笑的看着李良,没想到他是这么想着自己的,不过,自己伪装的很差劲么,已经很努力的装成一个男子了,结果被说是娘气,真是难过。

    李良还想继续忧国忧民,余鸣已经看不下去了,这样子要是继续下去,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要去那个旮旯角里找他了。

    “咳咳。”

    阻止了李良的说话,颇为意味的看看这李良的身后,哥们,你多保重。

    李良身体一僵,慢慢的转身,看到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娘炮不能生孩子的幕采,和只爱男人不爱‘女’人的圣上原侑。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啊!那些都不是我说的,天啦,我绝对是被鬼上身了!”

    原侑低头。发现在自己怀里的人身体越变越重,眼眸子里闪过一抹难过和‘阴’郁。亲‘吻’着幕采的发顶,将怀里的人搂紧怀里。转身离开。

    七七看着手里捧着的‘鸡’汤,将之放在瓦罐里,还是继续炖着吧,也许再过一会儿可以给小姐当夜宵。

    “你真是把猪都给气死了。”

    猪都没有你笨。

    后知后觉的李良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我,我都错了?”

    余鸣摇头,“没有,只是大部分都错了。除了一个。”

    原侑是真的很爱幕采,即使她大部分不符合一个皇后所应该有的特点,善妒。思考,敢于冒险。

    李良惊成了斯巴达,“难道幕炫一直是‘女’的?”

    余鸣舒了口气,你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真相。

    “这样子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不过,辛苦了皇后。”

    你娘生你的时候其实是把胎盘拿出来当孩子养了吧!

    “你还是听我说吧。”

    余鸣一点一点的解释了幕采为什么会来这儿,身份是什么。

    “我的娘亲啊,我竟然和皇后生活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啊!”

    余鸣站起来大笑,“你还说她是没‘胸’没屁股。哈哈,堪忧啊你!”

    李良巴不得将自己的嘴巴给吃下了!

    事情进展的很快,至少在幕采眼里是这样的。

    自己虽然脑子清楚,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比大多数得“睡公主”病症的人要远远好的多,可是对于自己而言,真的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在自己睡着的前一刻。自己还在和原侑在一起吃早饭,醒来的时候。原侑准备好午饭等着自己,这日子真的和猪一样了。

    也许是因为自己身体变成这样。自己在醒着的这段时间内,原侑从未忙碌过,都是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就从皇位走下来,变成自己身边的男人,陪着自己晒晒太阳,听着水声,下着他不擅长的棋,甚至是一起看一本他没有接触过的话本。

    一切都是以为自己为主。

    幕采是担心战事,可是原侑不主动说,幕采就什么都不主动过问。

    直到有一天,幕采发现身边的人状态变得不一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时间过了很多,从原侑来自己这边,已经过了小半年。

    华凌很偏僻,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幕采无从知道,而周围的必有人都在帮着原裒悠着自己,不过,他们有‘精’力忽悠着自己,不是正说明外面的情况还算是符合他们的想法么?

    直到有一天

    “我想,我们该回京都了。嗯,还要接我们的孩子。”

    幕采看着将‘鸡’汤从七七那里接过来,放在自己面前的原侑,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你们这些都杀了多少头‘鸡’了!!

    要不是幕采强烈抗议,从每天的一只‘鸡’,到现在的七天一只‘鸡’,幕采肯定胖了很多!!

    “结束了么。”

    幕采无奈,只好张开口,尽量忽略原侑带着笑意的眼睛,这个二货。

    原侑点了点头,还想继续喂食的时候,幕采翻了个白眼,拿过汤匙自己自己喝。

    “嗯,结束了。”

    结束了这个不到一年的战争。

    原侑并没有怎么做,只是动用自己在东极的人力和物力,帮助上官凉上位罢了。

    想要和北潇大战的人上官凉的父皇,而上官凉支持战争不过是因为他老子这样子要求罢了,最根本的原因不过是希望能够继承皇位,既然原侑可以直接让上官凉当皇帝,干嘛劳民伤财呢,再者,东极的人民并不期望这场战争。

    “都结束了,我的皇后。”p

    ps:这本书大约就是到这里了,也许会写一些番外。有些匆忙,采采要准备考试,的确很忙。抱歉抱歉,但是会开新书的哟~~

    历时半年,从六月份开文,到十二月末,我也坚持了半年,这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坚持了。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