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剑灵仙穹 > 第29章 骄傲使人落后
    拂衣扛着昏迷不醒的拂袖,与钟韵一起按来时的路顺利逃出地牢,一头扎进冰寒刺骨的湖水中,朝黑暗深处飞速游动。

    身后传来两道灵气波动,拂衣一感应,发现是两个炼气圆满,顿时松了口气。

    贾千诚手下有一名金丹初期及十二名筑基期,余下全是炼气修士,地牢有阵法防护,无需浪费筑基期看守。

    “他们怎么不出手?”钟韵用尽全力往前游动,这会儿不必隐藏灵气波动,总算能聚起灵力护罩抵御湖水的寒冷。

    “应是有所顾忌。”察觉到两名守卫的跟随时,拂衣心中就有了这个猜测。

    按照常理,一旦发现地牢有人入侵,追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应是攻击拖住来人,再是通知更多的人。

    她分出的一缕神识观察到,一男一女两名看守都没有发出传讯符报信,一路跟来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唯一的可能是,两人担心这件事暴露会影响到他们自己。

    贾千诚是个欺软怕硬的人,在他手下做事的修士都是战战兢兢,两名看守失职,必然要面临严重责罚。

    “我引开他们,你带我姐姐去云微岛藏好。”拂衣不愿浪费时间追来追去,她独自一人反而方便,还能让钟韵带着人安全离去。

    钟韵不愿让她独自对敌,劝阻的话还未出口,就见她将肩上的人扔了过来。水流波动紊乱了一瞬,钟韵本能地伸手将人接住,稳住身形时发现拂衣已经冲向了后方。

    “动作还能再快一点吗?”钟韵只好扭头向前游动,她其实很清楚,扛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相当于带着一个致命弱点,对方只需集中火力朝昏迷的人攻击,她们就会手忙脚乱。

    她只是担心穷得连符箓都没有的拂衣会输在守卫手中,哪怕见识过拂衣的实力还是无法安心。

    不过理智很快战胜了感性一面,就算她留下来帮忙,帮的也只会是倒忙,要是能把人顺利救出去,反而能让拂衣安心作战。钟韵敛息凝神,在身上贴了一枚辅助隐匿的符箓,隐在水流波动中很快离开了湖底。

    此时,拂衣已经游到两名守卫前方,肩上扛着一个与拂袖一模一样的“人”,为的是让他们只缠着她不去追踪钟韵。

    凭空凝物的秘术是她前世闲暇时所学,如今仍能信手拈来,只是无法做到以假乱真。说是凭空其实也不尽然,与作战时凝聚的长剑一样,这“人”亦是由周遭灵气所聚。

    上回用来迷惑明珍的符纸船,正是用同样的方法凝聚,以她现在的修为,让虚幻之物维持两三天不成问题。

    在两名守卫神识范围内晃了一晃,拂衣立即转身朝钟韵相反的方向游去,身后两道灵气波动如影随形,哪怕距离地牢已有一段距离,两人还是没有攻击。

    “这是什么情况?”拂衣彻底不明白了。游了这么远,已经不可能惊动地牢阵法暴露失职一事,为什么还是不动手?

    拂衣揣着疑惑一路游上岸,这里距离湖心岛较远,山庄的亭台楼阁都模糊不可见,周围空无一人,放眼望去只有望不到边的紫元草。

    这种一阶灵草具有聚集灵气之效,随着修仙界的衰败中渐渐稀少,再过几百年,如今随处可见的灵草都成了需要精心培育的品种。

    拂衣踏在绵软的草叶上,觉得每一脚踩下去都是灵石。

    “大胆狂徒,还不速速站住!”

    身后终于传来女修娇声厉斥,拂衣听话地停住脚步,祭出一阶下品黑色长剑,右手一招握住了剑柄。

    “将人和储物袋放下,此事就当做没发生过!”男修伸手拦住女修,停下了脚步,眼中却仍有杀意闪现。

    原来是为了储物袋。拂衣总算明白了,这俩货是想增加一点额外收入,看到她修为不高,就想连“人”带财一并抢回去。

    地牢阵法没被破坏,只需将“人”放回地牢就能完美遮掩过去,只不过男修所说的“当此事没发生”纯属鬼扯,留活口就是留破绽,说这话不过是想让拂衣减轻防备。

    “你们现在退回去,我也当这事没发生,看到我手里的剑了吗?要是不走,它很可能会落到你们身上。”拂衣将剑掂了掂,挽出一个干净利落的剑花,剑气顺势而出,白光刺得两人双目剧痛。

    光芒暗下时,紫元草丛被削出了一道平整细线,从拂衣脚尖处为起始,一直蔓延到两名守卫脚尖。

    “剑修!”女修脸上神情骤变,一时有些犹豫。

    “剑修又如何。”男修一脸骄傲,刚刚那一剑不过如此,把紫元草给劈断算什么本事。“你我都是炼气圆满,还怕杀不了她?上!”

    拂衣撇撇嘴,抬起聚集灵力的右脚在地上狠狠一跺,随后倒抽了一口冷气。“嘶......”麻是麻了,不过地面随刚刚那一剑劈出的痕迹裂开,露出一条笔直的地缝。

    两名守卫双脚踩空,随着坍塌的地面陷入地缝之中,神情惊疑不定,刚祭出来的法器都哐哐砸到了头上。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弱得可怜的一剑竟能劈出这样深的裂缝,并且还维持住了地表的完整,只让地面的草叶断了一半而已。对剑气的控制精准至此,实力必不可用境界衡量。

    然而现在后悔为时已晚。两人刚从地缝中跃出,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就见两道白芒犹如夜间魅影从眼前一晃,在脖颈处留下了一道艳红血线。

    “骄傲使人落后啊。”拂衣散去幻化出来的“拂袖”,持剑的手簌簌翻转,无数白光如同细线在身周游动,逐渐凝聚成一双弯月悬浮于身侧。

    剑气与金灵的融合使得周遭空气都有瞬间凝滞,拂衣飞身跃上半空之际,两道弯月犹如听到号令的将士,直直劈向二人眉心正中。

    两道利物陷入血肉的闷响叠加在一起,动静仍然轻微得可以忽略,拂衣收剑落地,周围已只余下轻风吹过草叶的沙沙声。

    “抢人者恒被人抢,果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拂衣牵起两个储物袋,弹出两团小火苗清理了痕迹,身形微微晃动,接着风力消失在空中。

    -

    钟韵坐在阵法笼罩的山洞中,手里捏着拂衣报平安的传讯符,心中大石总算是落了地。她转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拂袖,这一看却有些发愣。

    拂袖与她同为炼气七层,身上气息因受伤过重颇为不稳,可是不知为何,她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仿佛是无形之中有一股力量,正在对她进行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