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重生狂野时代 > 第310章 李经伟受刺激
    正文

    潘拧确实生气了。

    之前黄冠欲专门拜访过他,希望把容声冰箱引入到果美销售,只不过当时黄冠欲提出专供,潘拧觉得不合适,没有答应他。

    谁知道,转过背,黄冠欲就搞这么一出,弄得他有点狼狈。

    潘拧通过关系,找到最开始爆料的小报纸,然后顺藤摸瓜,找到黑料来自于果美的一名策划人员。

    正好这段时间,科龙依托淘宝超市的渠道,强势打造家电零售连锁店,这跟果美的发展路径一致,很显然这引起了果美的不满,于是才出此下策。

    在潘拧看来,企业之间竞争,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真刀真枪地干,各出手段,也理所当然。

    可是,像果美这样无凭无据地爆黑料,手段就太下流了。

    更何况,果美一致都是经营进口品牌为主。

    而科龙则以国产家电为主。

    两家销售的产品不一样,并没有达到短兵相接的地步啊。

    用不着这么下死手吧。

    尽管黄冠欲矢口否认是他安排的,说并不知情。

    但是潘拧可也是人精,自然把这账算到了黄冠欲的头上。

    他在家电行业,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珠江冰箱厂在他的手中,从无到有,容声冰箱成为全国知名品牌。

    92年最高领导到珠江冰箱厂视察,当时它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冰箱制造工厂,生产线是全世界最先进的。

    领导站在宽敞而现代化的车间里,非常惊奇地问:“这是什么类型的企业?”

    工作人员回答说:“如果按行政级别算,只是个股级;如果按经济效益和规模算,恐怕也是个兵团级了。”

    在厂区参观的过程中,领导感慨万千,连问了三次:“这是乡镇企业吗?”

    随后国家相关部门公布全国家电产销排行榜,珠江冰箱厂荣登“冰箱产销量第一”的宝座。

    而它在这个位置上,一直稳稳地坐了8年。

    由于领导人的关注,虽然潘拧已经60多岁了,按惯例该退休了,但没人公开地提这个敏感问题。

    他自己也觉得还可以干,还有很多想法等着自己去实施。

    前世,如果不是因为冰箱厂产权归属问题,冰箱厂绝不会那么快走下坡路,潘拧也不会落得黯然下台的结局。

    潘拧创办了珠江冰箱厂,但厂的产权属于镇政府,不管冰箱厂做得多大多好,潘拧和他的经营团队没有任何股权。

    潘拧多次或明或暗地向镇里面提出获得股权激励的想法,但都碰了软钉子。

    与此同时,容声冰箱畅销全国以后,其他一些镇属企业疯狂地用这个品牌生产其他小家电,反正这个品牌是镇政府的,大家随便用。

    而这些杂牌企业,生产出来的小家电,质量也不过关,对容声的品牌形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潘拧去找那些小企业,结果人家根本不理他,一句话品牌又不是他个人的,让他无可奈何。

    正因为这样,潘拧前世才另辟蹊径,另外创办了科龙做空调,科龙的品牌属于企业,这样就有了脱离镇政府的机会。

    可他的小动作,也引起了镇政府的关注。

    后来科龙于96年在新港上市,融资12亿元,成为全国第一家在新港上市的乡镇企业。

    潘拧雄心万丈,四处攻城略地,在东北和西部地区各建成了生产基地,降低运输成本。

    同时,为了掌握核心技术,他还准备投资10亿元在日国建立科龙的技术中心。

    在潘拧看来,虽然现在国产家电通过价格战,在国内市场上打败了外国品牌,但是这种优势是不持久的,只有掌握了核心研发能力,才能真正成为大而强的品牌,才能真正走出过门在世界舞台上去跟跨国企业竞争。

    当时国产家电说白了都是组装工厂,核心部件都从外国买进来,而全世界的冰箱核心技术,就在日国。

    潘拧在日国成立研发中心,成本很高,但效果不错。

    如果,潘拧能够持续主导下去,也许过不了几年,他真的可以造出一台百分之百的华夏冰箱。

    然而,随着科龙经营效益持续提升,镇政府对科龙的掌控变得直接,他们把科龙当成调控地方资源的平台和工具。

    在一些领导看来,潘拧的种种做法,明显有异心,于是在98年底,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正带人在四处奔波考察收购企业改建冰箱生产线的潘拧,忽然被科龙集团公告辞去总裁职务,随后又卸任董事长。

    他的职务,被跟着他多年的副手汪国端接替。

    潘拧没有做任何挣扎,他随即做出移民加国的决定,宣布在科龙不保留办公室,不拿科龙一分钱退休金,不要科龙一股股份。

    他决定退休以后要好好享受生活,学打高尔夫,学摄影,学开车,学太极拳,读近代史,陪太太外游。

    临别之际,潘拧留诗一首:“服务乡企数十年,纵横家电愤争先。闯破禁区成骏业,寄语同仁掌霸鞭。”

    离开科龙后,潘拧看着这家之际一首培育起来的企业被人折腾,却一句话也没说。

    这一世,因为王弘毅的关系,潘拧对珠江冰箱厂的想法没有那么多,本着良心,将这个企业继续管好,与此同时,将科龙培育做大,将来去实现掌握核心技术的理想。

    所以,他跟镇政府的关系,倒还不错,对于他这个财神爷,又是受到上层领导关注过的人,镇领导也很客气,也没有人提过换人管理。

    结果,果美忽然爆出这样的黑料,让镇里面一些人乘机兴风作浪,有人对他提出了质疑。

    尽管他主动请纪检部门和外部会计事务所对公司和他自己进行详细审计,没有发现问题,但市这根刺埋下了啊。

    正因为这样,潘拧对黄冠欲十分不爽。

    在和王弘毅通话以后,黄冠欲便开始跟他这些年积累的人脉关系网打电话,意思就是一个,这次自己被人诬陷,查出来是果美的人干的,对于这种人品有问题的人,希望大家以后跟他们合作小心一些。

    与此同时,他又指出自己趁机对科龙进行了深入的了解,这是一家有情怀和理想的企业,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这一通电话一打,大家都明白了,潘拧跟科龙确实有关系。

    只不过,潘拧做得很谨慎,所以并没有什么把柄。

    再加上科龙的大股东是天车集团,王弘毅作为最近炙手可热的人物,没有真凭实据,谁敢对他下手。

    “这潘拧,果然还是走出了一条他自己的路啊,难怪最近两年没有听他感叹容声权属问题。”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虽然他不是控股股东,但至少在科龙有自己的股份,也有话语权。”

    “老潘可惜了,容声这么好的品牌,让镇里面抓得死死的,要是他有自己的股份,能够放开手脚大干,容声说不定真能成为世界品牌。”

    “王弘毅这小子不简单,他抓住了潘拧的软肋,科龙的崛起,不可抵挡啊。”

    一些人暗自琢磨,大家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对潘拧的魄力很是佩服。

    而一些跟潘拧处于相似情况的人,则有所触动,觉得这是一套可以借鉴的办法。

    健力宝。

    李经伟放下手中的报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随即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潘拧的号码。

    “潘总,你这一步棋走得很妙啊。”李经伟笑道。

    潘拧苦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自己做不了主,很多想法落不到地。而且容声的情况你也清楚,这个品牌,迟早要被人败坏。”

    “是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但凡是给一点股份,你也不至于有别的想法,辛辛苦苦把一个厂做大,花费的心血,难道就不值得那么一点点股份吗?”李经伟感叹,他自己跟潘拧一样,创办了健力宝,结果健力宝不属于他,无论他怎么想市里面阐明想法和厉害关系,市领导们毫不松口,好像要损害多大的集体利益。

    但是,作为一名企业家,都明白企业权属问题,对企业长远发展有着至关重要在作用。

    特别是发展壮大以后,企业权属不明,迟早要出问题。

    更何况,作为创始人,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给一点股份是很合情合理的请求。

    “潘总,我想知道,天车对科龙进行日常管理吗?”李经伟问道。

    潘拧慎重道:“据我所知,天车集团并不干预科龙日常管理,而且王弘毅对家电市场,有着深刻的认识,并且又长远的发展规划,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的,这么年轻,想的那么深!”

    “你真是幸运啊。”李经伟感叹,“能有靠谱的合作对象,很重要。王弘毅那家伙,确实很了不起。这家伙的超能,居然几年时间就超过健力宝,而且看样子,我要追上他都很难。”

    潘拧道:“不是我打击你啊,老伙计,健力宝恐怕还真的永远无法超过超能了,你们两家企业的体制完全不一样,你就算有三头六臂的本领,但也被无数座山压着,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动弹。可超能呢,完全自主,活力无限,发展速度,肯定更快。你被捆着手脚,怎么跟王弘毅竞争!”

    李经伟脸色黯淡,郁闷地道:“潘总你这是一针见血啊,我有时候想,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不过,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就不信我翻不了身。”

    潘拧和王弘毅一起创立科龙的事情,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

    现在看来,潘拧已经初步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而且看起来没有什么后遗症。

    “虽然找不到王弘毅一样的合作伙伴,但是跳出三水,脱离他们的控制,这条路终究是不错的。”

    至于怎么跳出三水,李经伟的初步打算是在沿海去修建健力宝总部,把总部搬过去,与此同时找几家合作经销商投资创立新品牌,学科龙。

    修建健力宝总部,可谓一石二鸟,一方面减弱市里面的控制,另一方面转移市里面的注意力,那么新创立的品牌就有了充足的成长空间。

    3月1日。

    王弘毅接到孙彤雨的电话,他很激动地报告说天歌vcd上月的销售额,达到了2.5亿元。

    “王董,我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继续保持天歌2.5亿元的销售额。”孙彤雨信心满满地道。

    王弘毅笑道:“好啊,到时候,你就放手去做网吧吧。”

    不得不说,孙彤雨的执行能力,确实很不错。

    而且王弘毅感到,天歌vcd的销售额,并不是短期硬拉上来的。

    孙彤雨请了周闰发代言,又大力发展线下影碟屋进行代理推广,使得天歌vcd的市场份额持续上升,甚至很多老百姓感觉,vcd只有通过天歌来播放。

    虽然现在市场上涌现了不少vcd品牌,但是就算他们全都联合起来,也根本无法撼动天歌的绝对优势地位。

    “王董,星空网吧经过一个月的试营业,居然有六万块钱的盈利,这还是因为前面有一周的免费体验时间,这利润太高了。”孙彤雨很兴奋。

    王弘毅笑道:“网吧的利润确实很高,毕竟后期投入小。不过它的进入门槛低,以后价格肯定会持续下降,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暴利了。”

    孙彤雨道:“这一点我有心理准备,不过只要能赚钱,星空网吧连锁店,就能良性运作,不需要公司额外贴钱去推广,不会成为公司的包袱。”

    王弘毅道:“等到我们自己电脑生产出来,以后星空网吧的投入成本会进一步降低,可以加快布局。”

    倪观澜已经拉起了一只研发设计队伍,从2月中旬开始,集中力量设计天车集团自己的电脑。

    按照王弘毅的估计,这个月样机就会出来,下个月开建车间都没有问题。

    毕竟对于倪观澜等人来说,设计电脑,完全是轻车熟路。

    要不是王弘毅自己提出了一些新颖的设计理念,倪观澜甚至一个星期就能完成任务。

    这时孙彤雨道:“对了,王董,金山公司你知道吗?前几天,我跟他们裘总聊了聊,他们好像遇到了危机,我想他们是做软件的,应该有合作的空间,也跟王董你布局电子信息产业息息相关,如果你有空见,我建议可以跟裘总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