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科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七十八节:你的名字(四)
    卡特堡,城西区,地下古水道。

    法尔姆·菲勒,快乐之家首席布道者。

    做为上个纪元的古老下水道,早就已经被废弃,如今这里被混沌教派:快乐之家做为地下基地使用,他们在地表上的城西区废墟上开辟了一个隐密的出口。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那些愚蠢的伪神信徒并不怎么在意城西区,所以快乐之家一直都在小心运营着这一据点,毕竟这可是这个新兴的混沌教派唯一的大型据点——之前在废堡的据点被人杀了一个通透,前任牧首死于非命,多亏了一位教友挺身而出将教派再一次运作起来,这让法尔姆非常的尊敬于他。

    快乐之家崇拜于慈爱之母,那是真的神明,能够令人复生,法尔姆亲眼看到死者复生。

    教派之中,信徒们亲如一家,这本是非常美好的日子,但是在前段时间,教派新首领选定的私酒营地被查抄,教派收入大打折扣,还没等教派将私酒营地重新开办起来,那该死的盖亚特家的小子竟然就办下了一个酒证,建立了一个大型酒厂,现在城西区的那些贱民几乎都从这个酒厂获得酒水——这个厂酿出来的酒通常做为在食物加工厂工作的人员的奖励,同时每个月还能够以极低的价格认购。

    比从教派的私酒营地里获得要廉价太多,于是教派的钱财来路在一周之内就减少了一大半,更为该死的是,随着城西区的贱民们越来越多的加入那些工厂,就连投靠在教派操纵的组织名下的女士们都已经在开始退出,教派又不可能通过心灵操纵来控制她们——被这样控制的人有如行尸走肉,一但被伪神教会发现,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也许是时候和牧首阁下说的那样,乘着教派资金还没有枯竭,整个教派搬到东部行省去,那儿的城市越大,市民更多,混乱的城区更适合教派躲藏。

    刚想到这里,法尔姆就听到了脚步声,他扭头,看到做为放哨者的菲尼斯·哈勒姆跑了过来:“首席布道者阁下!我刚刚观察到异样,也许是我们被发现了!”

    什么情况!

    法尔姆跟着菲尼斯来到地上的观察所,在这里,他可以看到靠近城墙附近街区正在有大量人员活动的痕迹,似乎在构筑街堡:“怎么一回事!”

    “刚刚我看到有伪神教会的学徒被人追杀,有一个小崽子逃进了小巷,然后下令追杀的人去了那边的营地。”菲尼斯伸手指向了另一边的营地:“我下来找您之前,看到北边有信号弹升起,是伪神教会的红色弹。”

    法尔姆看向另一侧,看到那个营地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这个营地是半个月前建立的,听说是某个吃饱了撑着的贵族小子脑子进水发善心建的,给流民们住的临时营地,因为是处理了一些无人使用的危旧小楼,只说市政厅那边还给了一点奖励。

    “你觉得是他们惹得麻烦?”

    “不敢保证。”

    听到菲尼斯的答案,法尔姆沉默了一下——的确,就像是菲尼斯说的那样,麻烦总是不请自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营地和卡特堡肯定要打上一场,如果他们没有发现这个据点,那就完全没有问题,可如果要是他们发现了,只怕整个教派就全都完了。

    想到这里,法尔姆看到了一颗信号弹正在升起。

    “第二颗信号弹,还是红色的。”菲尼斯指着北方说道:“阁下,贱民们很显然在建立街堡,那个伪神教会的小崽子已经去通风报信了,我们要怎么办。”

    “不要先急着封闭入口,我留在这里观察,你去通知牧首阁下,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关上入口的。”做为首席布道者,法尔姆有必要站在最危险的地方。

    因为他们是快乐之家,所有人都是彼此的家人。

    “请务必小心,阁下。”菲尼斯说完钻入了入口。

    法尔姆小心的扒在窗边上,他先是观察了一下营地,发现其中的确人员活动,而且他们似乎也发现了另一侧的情况,正在组织人员,只不过法尔姆不清楚这些家伙能够动员多少人——如果是快乐之家,这个时候也许只能动员差不多七十人,这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数字了,如果不是废堡的行动损失惨重,法尔姆可以肯定他至少能够拉出至少五百人的队伍。

    虽然人数少,但基本上都是有超凡阶梯的存在,虽然比不起伪神教会的质量,但是从数量来说,任何一个伪神教会单独拉出来,从人数上来说都是比不过他们的。

    但如今,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看着营地中的动静,希望他们不要注意到自己。

    过了一会儿,法尔姆注意到有穿着斗篷的家伙出现在营地中,他和人在交谈。

    等一下,那个和他交谈的家伙,看起来像是一个贵族?虽然很远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身上的衣服绝对是丝绸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法尔姆听到了营地里传来的咆哮,然后就像是疯子一样,那些营地里的家伙突然叫喊着冲了出来,他们成群结队的冲向东边的城墙,似乎是想突袭并抢下城门?

    法尔姆飞快的扒到另一侧的窗台上,他看到了那边的街堡已经有些成形,看起来贱民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双方开始交火,这些贱民手里有枪,但是营地中的那些流民还是冲进了街堡,双方开始肉搏,流民们占着人多已经冲了进去。

    真是可耻的数字游戏,没有任何超凡能力的双方就像是争食的野狗一样互相杀戮。

    法尔姆哼了一声,正准备钻进入口并封闭入口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颗赤红的火球砸进了流民的人群。

    看着被炸飞的人体与残肢,法尔姆的眼角一跳——刚刚这一发火球以他的超凡序列‘传递者’来看,至少也是强化了极效的五环术式。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小巷里冲了出来,看着他手里的战斧,法尔姆瞪圆了眼睛——等一下,这不是伪神教会丰收女神的学徒马林·盖亚特吗!

    这个混账东西!坏了教会的私酒营地的事情还不知道要怎么报复呢!

    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进来!

    小崽子!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