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公主嫁到:莫少,请接招 > 第1637章 改变不了的世道
    正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广告!

    凤九舞跟莫渊到这里,两人的表情都忍不住沉了沉,随即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一些复杂的神色,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了,特别是莫渊,现在都有些想要打人了,完没有想到,自己的前世,不知道那一世的,居然会这么倒霉,都不知道倒霉倒成这幅德行了,莫渊说实话,他见过很多场面,就是没有见过这样子的,着实有些恐怖了。

    凤九舞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子的,不过对于这个,她的心没有那么大的波动,毕竟不是很多事情,都是能够没什么事情的,再多的事情她也没有没有见到过,只是没有这次严重恐怖罢了,着红衣男人莫渊那表情,她心里其实也有些不好受,虽然知道这个只是莫渊的前世,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可凤九舞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毕竟那也是莫渊的容貌,今生前世说起来可以算是两个生命,毕竟没有前世的记忆,那就是一个单独的存在,偏偏,这男人,也能影响到她一些心情,这样的感觉,让凤九舞觉得奇怪极了。

    她总觉得这个地方,古怪到不像话,却说不上来,迫切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如果时间越久,恐怕被困在这里的时间也会越久,所以,她想要出去,可却很清楚这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她是怎么也不能离开这个地方的,包括莫渊,因为到时候,这种情况,不知道该会不会出现。

    轻轻闭上眼睛,随即凤九舞再次睁眼的时候,眼中的神色变得跟之前一样,没有什么情绪,任何事情若是影响到她的话,这也是不好的,所以,得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不然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莫渊同样也清楚这事情有多困难,随即也让自己平复一些心情起来,等两人平复的差不多了,把眼中的血色弄掉之后,画面再次一转,他们来到了一个还算的过去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就是之前莫渊去过的一个比较好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可以算是魔界里面,景色最好的,也没有什么被污染过的样子。

    只是天空还是血红色一片,着格外的压抑,两人眼中的画面再次一转,随即面前就多了一个总是飞来飞去的令牌。

    莫渊见它飞的有些无语了,就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能不能消停一下,总是飞来飞去的?你难道多动症?”

    “多动症是什么?是你现在生活的那个世界的东西吗?这个还真是能够形容我,多动,确实,我挺喜欢动来动去的,毕竟我被封印了几十万年,好不容易出来了,还早被你的守护兽给压制在你的灵魂里面,还真是够倒霉的,你的祖宗也是,是你们这些种族太过分了,明明不用得到我,就可以不用挑起战争了,为什么一个个都要前仆后继想要得到我呢?难道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就真的好?”

    天玄令都有些怀疑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恐怖的存在会那么多,毕竟如果他们收手一些的话,根本就不用做到这种地步,也可以不用死那么多种族的,这个世界也不用灭亡,一个两个的,难道就不能消停一下,难道权力真的那么重要。

    天玄令其实性格也很简单,它就像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一样,也很无情,它的初衷,也就是想要活着罢了,它想要活着,它想要有个身体,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的时候,着那些能够笑,能够跑,能够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它羡慕。

    它想要得到自由,得到身体,得到活着的希望,就是要找到可以给它能量的身体,只要是身体,其实也可以,不过必须有个条件,就是自身的能量够它吸收,不然就算是得到它也没用。

    谁都可以得到它,即使穷凶极恶,杀人放火的,都可以得到它,满足它想要的就行,它可以帮他们任何事情,因为它确实有能够得到这个世界,让谁长生不老,与世间共存的能力。

    它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总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性格来,谁说什么也没有用,而那些种族,除了封印它,也没有其他能够毁了它,不让它出来作乱的方法了,所以也只有一个,就是封印它,封印了一些时候,它照样会出来,毕竟它的能力,真的挺厉害的,它被封印了那么久的时间,就是几十万年了,也就是魔界的这一次,它确实不喜欢这个世界上的种族,毕竟不是他们,它也不会被封印那么久,不过也不至于到了恨的那种地步,因为它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一点情绪。

    莫渊听到天玄令这话,心里有些复杂,随即就幽幽开口了“谁都有错,因为是他们挑起了事端,有些人,确实无辜,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做什么,谁都可以没错,因为世界就是这样的,能者生存,不能,那死了,也不能怪谁,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主宰,谁都想做,就有没有能力,你不能说你没错,你也不能说你部都对了。”

    莫渊能从天玄令做的这些事情出什么来,可却不能阻止天玄令的要做的事情,毕竟他没有发表这话的资格,他指责不了谁,包括天玄令。

    “你说我有错?那你到时候说说,我错在哪里了?”天玄令像是有些疑惑,也像是有些气,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气莫渊说的这话,感觉怎么表现都不对,索性就听下莫渊说的到底是什么话了,等一下若是莫渊说的不对,自己留弄死这个家伙,虽然不能把这个家伙的身体给弄死,也没有办法把这个家伙弄死在这个地方,不过能不让这两个意识出去,它还是做的到的。

    莫渊也不惧怕天玄令的威胁,随即再次开口了“你没错,那是你从开始你就这样生存着,怪不得任何人,就打个比方,如果你们这里有谁出生了,不尽人意,也不让谁喜欢,那也不关他的事情,谁也不能阻止自己的出生,毕竟,刚出生的时候,谁都是个孩子,如果能够让自己出生的好一些,谁也不想做那个不好的,不过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