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 第1056章 也不必客气
    正文

    “谁知道呢。”洛轻言漫不经心地道:“到时候叫暗桩和暗卫多留心就是。”

    云裳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倒是洛轻言目光落在了云裳身上:“不是说幽月国和易海国那几人都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的吗?怎么还能去戏园子听戏?”

    云裳笑了一声:“不是已经派遣了太医去诊治了吗?太医医术精湛,自然药到病除。只不过水土不服这种事情,反反复复也是寻常事。特别是……那两位大人又去梨园听了戏,一出戏时间也挺长,可以不吃东西,怎么也该喝点水的吧?”

    洛轻言挑了挑眉,双目含笑:“嗯,皇后娘娘所言极是。”

    洛轻言拉着云裳面对面坐了:“今日礼部尚书来了,一脸自得的告诉我,礼部自己想法子筹集了五万两银子,这次万寿节的大部分银子都是从他们筹集的银子里面出的。”

    “嗯,礼部很厉害,陛下应该好生嘉奖一番才是。”

    “那是自然。”

    “万寿节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基本筹备妥当,详细的章程那些,都已经定好了,我让刘文安将所有的资料整理妥当,到时候送过来给你瞧瞧。”

    洛轻言说完,半晌没有听见云裳应答,挑了挑眉看向云裳,却瞧见云裳似乎正在……发呆。

    这倒是难得了。

    洛轻言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云裳倒是极少在他跟前走神……

    “皇后娘娘?”洛轻言伸手握住了云裳的手。

    “啊?”云裳猛地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向洛轻言。

    洛轻言定定地盯着她看着:“皇后娘娘方才在想什么?怎么好似还……走神了?”

    云裳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我在想,幽月国和易海国那两个使臣。”

    “两个使臣?”洛轻言眼中幽暗明灭:“就是幽月国的龚郁,和易海国的单显?”

    “是。”

    洛轻言眼中愈发深沉了几分:“皇后娘娘想他们做什么?”

    云裳犹自没有察觉洛轻言这几句问话中夹带的情绪,只老老实实地回答着:“那两个使臣,年岁瞧着都不大,暗卫说几个使臣中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七八岁而已。另外那明岳王和兰平郡王我不曾见过,只是端看今日那两人,虽然官职不高,可是容貌气度都不俗。”

    云裳微微蹙着眉头:“幽月国与易海国的人,都是这般水准吗?”

    “年岁不大?”

    洛轻言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云裳:“容貌气度都不俗?”

    这回,便是云裳再不留心,也听出了这话中酸味来了。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有些奇怪罢了,就随口一问而已。”

    “呵……”洛轻言冷哼了一声:“年岁不大可能是真的,容貌气度不俗我倒是没有看出来。”

    “是是是。”云裳连忙点头:“其实我也没怎么看出来,只是听暗卫评价,说那两人的容貌气度都不错,且带着几分贵气,因而我才特意提一提。我从小在宫中长大,又整日里对着陛下,便觉着,除了陛下,只怕再没有第二人,能够配得上容貌气度皆不俗这七个字了。”

    洛轻言仍旧抿着唇,似是全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可是朕……年纪大了。”

    “怎么会?”云裳忙道:“在臣妾的眼中,陛下正是最好的年华。且正因为比那些年轻公子经历得多一些,才沉淀出了陛下这通身气度。也正因为陛下这通身与旁人不同的气度,才更让臣妾迷醉。”

    “臣妾喜欢陛下,喜欢的自然是陛下的所有,包括陛下的年纪,陛下与旁人不同的经历……”

    洛轻言终是绷不住,笑出了声来。

    “皇后娘娘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欺君可是大罪,臣妾可不敢轻犯。”

    云裳见着洛轻言的神情模样,长长地松了口气,扶额长叹:“陛下年岁越大,这性子倒是越像孩子。”

    “是吗?”洛轻言倒是丝毫不觉着害臊,只笑眯眯地道:“可是怎么办呢?我年少时候过的凄苦,从未享受过那个年岁的孩子本该享受的一切,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整日里都在操心着要如何活下去。”

    “后来被宁国先皇收养之后,又害怕自己没本事再次被抛弃,便只得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变强,练武读书,在沙场摸爬滚打。”

    “我如今都已经是皇后娘娘的人了,那些失去的童年,自然是要向皇后娘娘讨了。皇后娘娘便当作,自己是在哄孩子吧。”

    云裳瞥了洛轻言一眼,把他当孩子?

    这辈分,可就真乱得没边了。

    陛下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陛下这脸皮,大抵是不想要了。”

    洛轻言眼中像是缀着星光,只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对,不要了,皇后娘娘想要,那我就送给皇后娘娘好了。无论是什么,只要皇后娘娘想要的,只要我有的,都可以悉数奉上。”

    “……”

    云裳揉了揉额角,一副颇为无奈的模样,只是眼中却带着笑:“臣妾说不过陛下。”

    被洛轻言这么一打岔,她之前脑子里的想法也都被岔走得差不多了,只叹了口气:“我只是觉着,那单显和龚郁,比起咱们夏国相同品阶的官员来说,容貌气质那些,皆要高上很大一截。”

    “臣妾只是担心……”

    洛轻言与她夫妻这么多年,自然是明白她心中所虑的。

    “咱们派往幽月国和易海国的人还未回来,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形也都还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幽月国和易海国的官员百姓是真的比咱们夏国厉害一些,还是这只是幽月国和易海国的计谋,特意选出容貌气度才华出众的年轻官员来,为的便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扰乱军心。”

    云裳听洛轻言这么一说,倒也点了点头:“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洛轻言笑着抬起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所以,咱们如今只需要派人仔细盯着,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们若是安安分分的,咱们便就当招待使臣那般招待着,等着派遣过去打探底细的暗卫回来再议。”

    “若是他们想要搞出什么妖蛾子来,那咱们也不必客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