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历史小说 > 跃马大明 > 第651章 泣血的白水河……
    北风呼啸着掠过,清晨的白水河畔,到处都弥漫着一层森白的寒霜。

    关中虽有秦岭环抱,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可在整个小冰河气候的萦绕下,比外面强也强不了太多。

    清军阵前,林立飘飞的旌旗中,多尔衮带着多铎和几个心腹登上了一座高台,近距离查看大顺国的防御布置。

    此时,站在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以白水河为界,大顺军的阵中,到处都是连绵的沟壑土墙,层层叠叠间,足有七八道防线,一眼几乎都不能看到尽头。

    而且,每段工事并不是‘直联’,而是层层叠叠、连绵交错又互为犄角,就跟迷宫一样。

    而每隔一段,便有一个中心点,周围有许多炮台阵地,是为一个战斗群。

    各个中心点看似毫不关联,有着一定程度的分割和界限,但真要发生战斗,多尔衮非常明白,这些点迅速就能串联起来。

    这也让多尔衮一时牙根子都恨的痒痒!

    这帮泥腿子,好东西不学,这种密不透风般的‘苟’,却是跟徐长青学了个通透!

    尤其是大顺军此时拥有很多开花弹,他们大清国这边虽也仿制了很多,可在这种堡垒森严的阵地战,谁也没有太多把握。

    “阿哥,情况不是太妙啊!”

    旁边,多铎一时也有些倒抽冷气,极为慎重的道。

    这些年的打磨,多铎也成熟了不少,整个人更英武的同时也平添了不少的沉稳。

    此时,别看他们大清国在表面上依然风光无限,可自从山海关之役后,哪怕他们后来换回了顺治小皇帝,那口气依然是没怎么缓过来。

    多铎非常明白,此时这场大战,直接关乎大清国的国运,更是直接关乎着他们兄弟俩的核心利益。

    亏吃多了,多铎又不傻,岂能不长记性?

    多尔衮并未理会多铎,沉思良久,转而看向了不远处的洪承畴:“洪卿,你有什么思量?”

    洪承畴的眉头也紧紧皱着,并没有着急说话,而是凝神思量。

    他此时算是彻底的倒向了多尔衮,已经升任为大清国的兵部尚书,同时又加太子太保和右副都御使,已然位居人臣之巅。

    这个结果虽说是多方位因素综合而成,但洪承畴的适应能力远超越常人,他已经深深扎根在这个位置上,也早就摆正了屁股。

    半晌,他沉声道:“摄政王,流贼极为稳固,他们这是……要逼着咱们出骑兵,深入其腹地作战那!臣听闻,李自成等人是以分封土地作为奖赏,鼓励其兵丁军心。以臣之见,流贼之本意,恐,非要与咱们决战,而是,想要把咱们拖在此地,生生消耗那……”

    多尔衮眉头一皱,看了洪承畴一眼,洪承畴忙谦卑的垂下了头。

    他又看向身边的索尼、范文程、以及刚刚被起复不久的宁完我几人,几人面色都是极为凝峻,却不敢多话。

    “呼。”

    多尔衮不由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忍不住就想要发作,可冷静却是强迫他生生压制住了心底里那股烦躁的火气。

    洪承畴此人,还是可用的。

    若是换成索尼几人,他们断然不敢把话说的这么明白。

    此时,他们甚至都不敢以此来攻伐洪承畴,怼他的消极,可想而知,大家此时到底是有多么紧张……

    没办法。

    纵然此时大清国看着依然高高在上,可‘金身’已经逼临破灭边缘。

    这就像是大草原上的狼群,狼王强大时,追随者不计其数,可接连几次捕猎失败,大家都要恰饭的,谁心里又能没有其他想法?

    李自成此时既然摆出了这个阵势,摆明了就不怕他们大清国的铁骑深入。

    主要是大顺军与模范军不同。

    模范军因为先天性的劣势,基本上以步军为主,骑兵几乎微乎其微,这就使得清军在面对模范军时,即便没有绝对压制力,却也有个七八成,就算打不过,退走却是没有太大问题。

    但大顺军构成极为复杂,其中不乏老马贼,老混子,他们的骑兵战斗力还是很不弱的。

    若是换个战场,大清国的勇士们肯定不惧,可在这秦川腹地、大顺国的主场,多尔衮也没有太多把握。

    倒不是怕真满洲勇士们干不过大顺军的精骑,干是肯定干的过的,只要他舍得下本钱。

    关键是……一旦真满洲伤亡大了,哪怕最后胜了,又拿什么来压制这些如狼似虎的汉军旗奴才?

    吴三桂、白广恩、唐通,包括孔有德、尚可喜等人,此时看着是比狗还乖,可一旦大清国露了怯……

    就算用屁股想多尔衮也能想到那种后果!

    更不要提,在他们大清国的腰眼上,还有徐长青那头饿狼那!

    但是!

    事情已经如此,拖,墨迹,摆样子,绝不是办法!

    哪怕大顺国的粮草此时很单薄,但这帮杂碎什么事儿做不出来?有土地作为指引,‘两脚羊羹’恐怕很快就会成为美食。

    主要是大清国此时也不富裕……

    多尔衮不由有些烦躁的来回踱步,很快又看向了洪承畴:“洪卿,你可有破敌之法?”

    洪承畴知道这东西躲是躲不过去了,而多尔衮刚才的沉默也给了他不少信心,片刻道:“摄政王,以臣之见,咱们此时,还是当试探为主吧?先摸一摸、磨一磨流贼的锐气……”

    两人相视一眼,看洪承畴马上谦卑的垂下了头,多尔衮的眼睛却是一亮,已经捕捉到了他的意思,不由笑道:“洪卿高见。那,便按照原计划进行,出兵吧!”

    “喳!”

    ……

    “呜~~呜呜~~。”

    不多时,清军大营内外便是响起来连绵的号角声,早就准备多时的几万汉人奴才,像是赶羊群一般被驱赶出来,一个个扛着沙土袋,小心翼翼的开始沿着冰封的河面往大顺军阵地过来。

    “皇爷,他们过来了,先头是白广恩、唐通和尚可喜三部。”

    大顺军阵中的高台上,李自成、宋献策、刘宗敏等人,也早就在观看清军的动向。

    随着与模范军交战之后,这种成本低、效果却极好的战略高台,已经成为了各军的标配。

    而大顺军在吸取了模范军的经验和优势后,又加以了改进,各个高台上都配备了数个目力极好的瞭望手,确保能在第一时间把握清楚敌人的动向。

    此时,无数汉人奴隶背后、清军几部的旗帜刚刚亮出来,便是被瞭望手发现,迅速汇总到中军。

    宋献策眯着眼睛道:“皇爷,昨晚风寒很大,河面的冰封应该冻结实了,恐不好下手。”

    李自成缓缓点了点头,却忽然一笑:“冻结实好啊,放他们过来。多尔衮不是想看看额们的本事嘛,等下,就让他好好看看吧!”

    宋献策一愣,转瞬也明白了李自成的意思,笑着点了点头。

    刘宗敏微微有些纠结,想说些什么,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此时看着依然很得李自成信任,可自一片石之后,李自成似有似无的抓紧了各部兵权,此时虽是暂时还没有剥夺他刘爷的军权,那种戒心却是已经显露出来。

    此时又是如此重要的节骨眼,刘宗敏也学着苟起来,不做这出头鸟了。

    不多时,上万汉人奴隶便是被驱赶的蝼蚁般,扛着一个个沙土袋过了河,想要填河边大顺军的工事。

    其实以目前大顺军的实力,是完全有能力炸毁河道的,昨夜他们便是有着不少的布置。

    但此时李自成却没有选择这样做,意欲已经明摆着。

    “开火!”

    “开火!”

    “开火……”

    可怜这些被清军从山西各处搜刮而来的汉人奴隶,还没来的及赶到河岸后大顺军的第一道壕沟前,大顺军的开花弹便是开火了。

    “嗖嗖嗖嗖嗖……”

    在这略显阴翳的清晨中,就恍如一大片遮天蔽日的流星雨掠过,瞬时便是绽放开来。

    “嘭!”

    “嘭嘭嘭嘭嘭……”

    恐怖的开花弹连绵爆裂中,哪怕这些可怜的汉人奴隶已经经过了一定量的培训,纷纷卧倒在地,却是依然犹如被秋风卷起的落叶,惊起一片哀呼惨嚎,无数新鲜的血液,很快便是冒着热气翻滚在森白又僵硬的泥地上。

    这却只是开始!

    “嗖嗖嗖嗖……”

    “嘭嘭嘭嘭嘭……”

    大顺军的开花弹此时已经颇为成熟,一轮过后,几乎没有停滞,另一轮已经又压上来。

    “啊——”

    “救命,救命啊。”

    “爷,亲爷啊,我还不想死啊……”

    可怜这些悲催的汉人奴隶,就算匍匐在这冰寒的泥地上也根本无法阻挡这种恐怖威势,直接沦为了活靶子。

    他们大都衣衫单薄,哪怕开花弹距离他们很远,可但凡有一粒崩到身上,那也是毁灭性的后果。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整个战场迅速变成了人间炼狱,浓郁的血腥气息夹杂着硝烟味道不断的冲霄而起。

    连老天爷都不敢再看这一幕了,藏到云层里更深,也将整个天地压抑的更为阴翳。

    这两边,根本就没人把这帮可怜的老百姓当人看……

    “@#¥%!”

    “这个狗杂碎!!!”

    此时,清军中军高台,看着李自成屠戮这些汉人奴隶简直就像是杀猪宰羊一般,片刻间便已经横七竖八的陈列了几千具尸体,便是多尔衮都忍不住了,狠狠啐骂!

    他们大清国都不敢这么搞啊……

    多铎也有些汗毛倒竖,急急道:“阿哥,这个狗贼,这个狗贼太歹毒啊。咱们不能这么搞了!要叫他这么个玩法,把全山西的人填上都不够啊……”

    “@#¥%¥##!”

    多尔衮再次狠狠啐了好一通,这才是咬着牙根道:“先别攻了,撤回来!”

    “喳!”

    众人都是如获大赦,忙急急执行。

    “当当当……”

    随着刺耳的金声响起,可怜的人间地狱一下子活了过来,无数汉人奴隶拼了命的往回跑。

    然而那些在后面没有受伤的人还好,那些在前面已经受伤、乃至已经伤的不成模样的可怜人,就有点……

    伴随着大顺军阵中不断响起的暴虐欢呼声,天地恍如被倍数拉开,若是从上帝视角看过去,很快便是能看到,无数可怜的小黑点,在身后拉出来一道道长短不一的刺目血线……

    不知何时,天空中忽然开始飘飞起烂漫的雪花,然而,哪怕雪花片片如小拇指甲盖大小,却是久久都不能遮住那刺目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