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焚天剑帝 >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亲自出战
    古风城中心区域。

    一处宽大的室内有一处长形的池子,药香弥漫四周,这是一个室内药池,周围的墙壁厚实隔音,外面发生很大的动静,在里面的人都听不到。

    在门口安装着一个很大的机械铃,外面的人想要叫人只能按铃。药池里太叔横正浸泡在里面,双眼紧紧闭着,铃铛开始响个不停,有人在不断地催促他了。

    “剑盟冲击的速度变的如此迅速了吗?”他双眼睁开,自言自语道,终于从药池里走出来,。那条续接上去的手臂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了。

    太叔横知道外面的战局胶着,如果阵地频频丢失,全线崩溃那也非他一人之力可以扭转,急也没有用。

    与此这样,他反倒非常镇定,调整到最佳状态等待秦冲一路冲杀到这里来,他当然不想就这么认输了,被剑盟攻入城中早在意料之中。

    他已经安排了后手,只要他能够击败秦冲,就有把握在丢失了大片地盘之后反败为胜。

    太叔横快速地擦洗着身体,一丝不苟,换上了一声绣着太叔家家族标志的衣衫,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位亲信看到他出来后,忙道:“少主,多少阵地已经丢失,局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

    “全都是坏消息是吧?”

    “也不全是,大厅中有几个从前线阵地回来的人,要少主增派援兵,拖延不得。”

    “那就去见见。”

    太叔横接见的几个人如实地反应了双方交战的情况,最后列出了一长窜名单来。

    “天狗阵亡。”

    “乐金、灰剑客阵亡。”

    “景洐阵亡。”

    “风女阵亡。”

    “疯虎阵亡。”

    ……

    太叔横虽然已有所预料,但看到一串阵亡名字后还是不免难过神伤,天狗是他的左膀右臂,没想到连他都难逃一死。

    “剑盟方面呢?”太叔横沉默了片刻问道。

    “剑盟如今是四部四营,部落武者占据七成左右,山部和青部死伤惨重,如今战场最为胶着地地方在于……”

    太叔横耐心地听完,“现在告诉我,深入腹地最深的队伍是哪一支?”

    一人道:“是从西面击败天狗大人,穿过古桥的一支队伍,打头的是花部的首领,也就是原来的花王。”

    “从南部军部叛变的妖将魅姬?”

    “没错,正是此人!”

    “很好,该我亲自出站了,秦冲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等待了他这么久,竟然还是没能走过来,那我就杀死几个剑盟的大将,逼他出来吧。”

    几位来求援的人闻之大喜,郡首终于要亲自出手了!

    疯虎赶来之后,和太叔横较量了一番,在五十招之内便已落败,甚至心甘情愿地服输。

    可能是疯虎有所保留力量,没有搏命相拼,但至少证明了一点,太叔横的实力已经呈现出跳跃式的增长。

    太叔横将几块令牌扔给了几人,“现在核心区域的兵马你们可以调动了,反攻要开始了!”

    “是!”几人接过令牌立即离开。

    包括这栋奢华大院里的人也跟着出去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有个人却没走。

    太叔横似笑非笑道:“司屠,你和疯虎三人专门对付剑盟中的大型怪物,疯虎射伤了巨龙,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的灵能机械呢?”

    司屠依旧懒洋洋地坐着,“我已经启动了自毁程序,机械自然是已经炸掉了。”

    “炸掉了?你说的可真是轻松,那你知不知道我义父让人制造出灵能机械,总共只有七架,每一架的价值顶的上你五条命!”

    “我当然知道。”

    太叔横冷笑道:“那你现在坐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刚才那串名单你难道没有听见?多少人已经力战敌人牺牲了,你自己毁掉了机械跑到这里来,只能说明一个结果,你做了逃兵!你应该清楚,我对待逃兵的做法!”

    司屠整个人都飘飘然的,摇了摇手指头,“不对不对。横少主如此就断定我做了逃兵,太主观意识了,你可以再想想第二种可能。”

    “有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我没空和你废话!”

    司屠从椅子上跳下来,笑吟吟地说道:“横少主不是一直在等秦冲吗?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你见到了……他?”

    “当然!我已经帮你杀了他!”司屠用拳头做了一个开炮的动作,口中嘣的一声,“就这么简单,疯虎临死之前抱住了他,我一炮绝杀!”

    “你说什么?秦冲已经……被你杀了?”

    司屠很享受地看着他如此吃惊的模样,摇着脑袋,“横少主你放心,等击败剑盟之后,你上报就说是你杀死的他,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到时候劳烦横少主再加上一句话,就说是我司屠协助你完成的,记个二等功就行!”

    “千真万确?”

    “哈哈,我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随便拿这件事跟你开玩笑啊。现在横少主出击正是好时候。如今剑盟的人争着要将我大卸八块,我就斗胆留在这儿里,这个小小的要求不过分吧?”

    “你是要跟我邀功的?”

    “横少主干嘛说的那么难听,我只是全力协助你,只是沾了你的光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功劳,只是鞠躬尽瘁而已。”

    这说的就是所谓的官话了。

    “真是没想到,司屠兄,你可真是立了奇功了,你为北都军部赢得了无尚的荣誉,这下那个风暴老子估计会乖乖地上门跟我义父道贺,他是彻底地输了,再也没有翻身之日。”太叔横激动坏了,用力地拍着对方的肩膀。

    “哈哈,客气客气,到时候要劳烦横少主在大公跟前多多美言几句。”

    “这还用说吗?从今日起,你我就是兄弟!”

    “这、这哪里敢当,既然横少主如此美意,那我也只能——”

    太叔横忽然左臂一爪,金鳞臂的力量大的惊人,五根手指轻而易举地刺入了司屠的胸口。

    “你、你……”司屠万万没有料到会这样,大口地喷血。

    太叔横面目狰狞,“谁让你替我代劳了?谁给你的这个胆子!秦冲已经死了,虽说我要谢谢你替我解决了一个大敌,但是你却让我没办法去报家族的血仇!所以你该死!”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司屠用尽最后的力气叫道。

    太叔横随手一甩,司屠远远地飞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他的胸口不仅仅只是流血,还发生了病变,心脏加速衰竭坏死。

    太叔横握紧双拳,大步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