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其他小说 > 阴间之死后的世界 > 第九十一章 跨越时空的通灵术
    我赶紧问看出什么了。

    解铃让我观察这块石头。第一部分的场景里,老者在松下抚琴,旁边坐一砍柴人,这个砍柴者依靠着的就是这块石头。石头画的并不突兀,用的是普通丹青水墨笔法,我怎么看也看不出稀奇来。

    “你再看这里。”解铃指给我看。

    第二部分的场景里。有数间茅屋厅堂。后花园里,一个女子正在赏梅。

    我狐疑地看了看,终于看出门道,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块石头,非常不起眼。看了好几遍,可以确认,院子里石头的形状大小和第一部分砍柴人依靠的石头极为相像,简直就是同一块。

    老陈伸出右手,用拇指和食指比量院子里石头的大小,然后挪动手指到砍柴人身后,再对照第一块石头,方法是粗糙了些,不过能看出来两块石头大小完全一致。

    “找找这块石头。看看能找多少块。”老陈说。

    我们仔细在画面上搜索,一共找到了五块。第一块是砍柴人身后,第二块是后花园角落,第三块在悬崖下,第四块在看大江的那个长须男人旁,第五块在大江岸边。对照五块石头,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前四块都有完整体现,而第五块半沉半浮在江水上。如果不是有意识地去查找,根本无从发现。

    “这些石头有什么含义?”我问。

    老陈凝重地点点头:“古代山水画看似写意,其实每一笔都经过画家的数次斟酌,讲究没有废笔没有废物,要言之有物。这五块石头必然大有深意,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来。”

    “你们看这个人在干嘛呢?”解铃说。

    我们的目光落在画卷第二部分的茅屋里。这第二部分是全画最复杂的所在,人物多,场景多,行为多。有泡妞的,有吟诗的,有赏梅的,有看书的,还有睡觉的,人物形态各有不同。解铃指的这个人,是在一间茅屋里。他坐在书桌前,旁边是一古榻。月亮门,木头窗,室内格调非常古雅。桌上摊着书。他没有读,而是在手里摆弄一个本子。

    我看过好几遍,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每次都一闪而过。解铃这次提出来,想必是发现了什么,我仔细观察,还是摸不着头脑。

    解铃拿着放大镜对着那人的手里,然后把镜子给我:“你看看。”亚双叼技。

    我满腹狐疑,接过镜子,看着他指示的地方。放大镜下,那人手里拿着的本子大而清晰,上面写满了比芝麻粒还小数倍的蝇头小字。

    我看看解铃,解铃点点头,表示我看对地方了。

    老陈心痒难耐,拿过放大镜看看。倒吸口冷气:“好厉害。”

    我随口说:“是啊,能把字写得这么小。这是古画,古代没有外部仪器的辅助,确实很难得。”

    老陈说:“话不能这么说,能写出这么小字的不乏其人,难得在工工整整,一笔一划。我记得民国时候有个奇人,能在芝麻上刻黄杨树,刻一百单八将,这都是绝活。”

    “你们发没发现这本书有问题。”解铃忽然道。

    我和老陈一起看他。

    解铃道:“你们仔细看书上文字的行文方式。”

    老陈又仔细看看,惊叫一声:“原来是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

    解铃道:“这本书上的文字是从左到右写的,而且不是竖向排序,而是横向排序。”

    我用放大镜看,看不清具体每个字是什么,大约的文字走向还是能看出来的,果然如解铃所说。我脑子有点发懵:“这完全是现代的书写方式嘛。”

    解铃道:“陈老,你觉得这幅画是什么年代的?”

    老陈凝神说:“这幅画没有题款,没有落字,仅从画中人物的扮相来看,有点像明朝时期的。那时候出了很多的文人画,盛行一时,如果这幅画不是后人临摹,那应该是出自明朝。”

    他跟我们解释了一下文人画,文人画也叫士大夫甲意图,从这个名就能判断出来,是什么人画的。明朝时候文人系统很发达,读书识字的都是为官者,文人雅士凑在一起,吟诗作对,借景生画。最著名的文人画代表画家就是四大才子的文征明,尤擅山水人物,而且这人有个绝活,写蝇头小楷,八十岁的时候还能在方寸纸面写下千言散文,控笔能力很强。

    老陈说,他熟悉的明朝画家里,如果真的有人能写出这样小的字,只有文征明。

    解铃摇摇头:“不可能是他。咱们刚才都看过了,这本书的字是现代书写格式,文征明再厉害也不能穿越到现在。”

    “那是怎么回事?”老陈问。

    解铃道:“我到有个很匪夷所思的结论,如果不是明朝人穿越到了现在,会不会是现代人穿越到了明朝。”

    我耳朵根子发热,眨眨眼说:“解铃,你的意思是,画这幅画的人是……我爸爸?”

    老陈明显脑筋老了,不像我们年轻人对穿越这个概念熟悉得烂大街,他听解铃这么一说,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道:“我认识的那个马国强曾经回过明朝,在那里留下一幅画,然后带着画又回到现在?”

    解铃若有所思:“这到可以解释马叔叔为什么早期历史记录是空白的,因为他回明朝了。”

    我啼笑皆非,解铃这种说法,对我爸爸简直是一种侮辱。

    我嗤之以鼻:“胡说八道。哦,我爸去明朝了,然后活了好几百岁,就为了带幅画回来?解铃,你太能瞎掰了,仅仅从这么一个细节,就能想出这样的结论,你应该去精神病院检查一下脑袋。”

    解铃到不生气,说道:“可能是我太武断了,陈老,这件事还得拜托你,找人鉴定一下这幅画的年代,这个不算难吧?看看是不是现代的仿制品。”

    老陈想想说:“我对古画鉴赏有些了解,如果没有这本违背常理的书,倒是好鉴别。而有了这本书,会混淆鉴赏人的视线,无法做出理性的判断。从画的内容去鉴定难度太大,只能从纸张和古轴的年份下手。”

    我反应过来:“那不对!如果有现代人,专门在古代宣纸上作画呢?再用古轴装订,这种方法更方便作假。”

    老陈挠头:“小马说的确实在理,这样吧,咱也别瞎猜,我这就拿着画找高人鉴定。”

    老陈说干就干,卷了画轴出门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和解铃,我和他没什么话说,有些尴尬。解铃不着意这个,自回屋去了,我给老妈打电话保平安,然后坐在厅里呆呆想着爸爸的事,心情莫名其妙地烦躁。

    煎熬了一个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老陈回来了,一脸疲惫。

    我们赶紧把他让进厅里,问怎么样。老陈坐在椅子上,喘了半天粗气,这才说起来。他分别找了两个高人鉴定,第一个是著名的书画专家,老先生以前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对明朝画颇有研究。

    这老头拿着画打眼一看,便告诉老陈,这是一幅近现代的仿制品。

    老陈不服气问为什么。老头告诉他,画里许多下笔的细节,看似是明朝文人画的特点,其实手法特别杂乱。然后讲了一堆关于逆笔涂染留白的大道理,老陈听得脑仁疼,说你再看看画纸和画轴。

    老头这么一看,发现问题了,连连啧啧称奇。告诉老陈,这幅画的画纸和画轴确实是明朝之物,甚至年代还要再向前提早,肯定是古董。他下了结论,这幅画就是现代人在古代画纸上进行高度临摹的仿古作品。

    老陈不服气,拿着画去找一个柬埔寨人。

    这位柬埔寨人,身份不简单,是修习黑巫术的阿赞巫师。他本身是汉人,人生经历却极为曲折,早年定居金边,正赶上红色高棉,差点死在东南亚。他在集中营因祸得福,拜了个当地的巫师学习黑巫术。现在人老了,落叶归根,定居国内。老陈和他有生意往来,俩人关系还不错。

    这位柬埔寨巫师,有个极为拿手的本事,能通过小鬼开天眼,进行跨时空的通灵。